Ice擎天

我是谁,我在哪

【旋律】佣园

—讲真其他西皮该怎么配对
    【3】
           吱呀——沉重的铁门被推开,女孩的小皮靴上沾染了些许泥土。因为在回来的路上,女孩看见普森太太家的花圃里有玫瑰花,便想摘些回去种植,因为在这海边,有玫瑰花的只有普森太太。得到许可后,艾玛捧着些许回来,这才耽误了回家的时间。
         伍兹家算是富有,小洋房和这房前的花可不是便宜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嘿,妈妈!”艾玛把玫瑰花放在篮子里,跑过去抱住那个女人。女人身穿天蓝色的裙子,而而中袖的边角,不似艾玛的花边,而是蕾丝。她的发被一条白色的丝带“束缚”着,两耳边留着些许碎发。奈布早就被一个闪闪的东西弄得眼睛不舒服,直到看见伍兹的妈妈时才发现那是她的耳环,一颗晶莹剔透蓝宝石。哦,奈布见过这种宝石,就在以前当雇佣兵的时候,就在……一次为上等人做事的时候,他看见一位夫人的耳垂上有着与这一模一样的耳环,他记得,那位夫人叫做…多伦丝·莱利……
       “啊,妈妈这位先生遇到了点困难,所以我把他带回家了。”伍兹笑着对女人说:“可以吗?妈妈?”他看见那个女人笑了,不似伍兹的单纯,而是,那种属于上等人的“招牌笑容”,那温柔到快化掉的声音道了声“好”对于自己能有地方留宿,其实挺不错的,但是直觉告诉他,这个家庭的关系不简单。他礼貌地回应了女人:“非常感谢您,夫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没过多久,进来了一个男人,看样子是伍兹的父亲。男人身材魁梧,个子算高,而且那张憨厚的脸上显出了疲惫之情。听伍兹说,她父亲最近在英国西南部开了一间工厂,每天她的父亲都早起驾驶船只去那里。嗯,是个好父亲,也是个好丈夫?
         “里奥,回来了啊,来吃饭吧!”女人给了男人一个吻,看似亲切,却隐藏着什么秘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玛莎,今天过得怎么样?”里奥抱着她时,注意到了她耳垂上挂着的那对耳环,他记得,她没有这对耳环的。“今天也和以前一样,一样幸福。”她笑笑,示意让他坐下“好了,不说这么多了,哦对了,家里来了一位客人。”视线这会都在奈布身上,弄得他怪不好意思的,伸出手道:“您好先生,我是奈布·萨贝达。非常抱歉,这段时间得劳烦你们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在这简短地互相问候后,伍兹便拉着他出去,说是什么要看星星。
        海风吹在脸上,兜帽不自觉的向后翻,他看着伍兹,这个单纯的小女孩对着天空微笑,笑得是多么愉悦。浪花拍打着巨石的声响,和温柔的海风的声音,形成一种旋律。看着天上的繁星,奈布不禁想起了艾瑞克,自己怎么能这么懦弱呢?连自己都好兄弟都保护不了,还当什么雇佣兵?他想起了以前有个女孩对他说过类似的话,连朋友和家人都保护不了,还有算什么军人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"You shine like a star, out of my reach, but you always show me the way. I love you just as you love me
         再次听到这动人的歌声,和浪花拍打巨石的声响以及海风的声音合成一种旋律,女孩踏着旋律向我走来。就像星星一般,为我指路。星星是我触不可及的东西,但是我爱她,就像她爱我一样。我会陪伴你,就算触碰不到你。

        女孩那绿色的眸子盯着我

        “伍兹?”

【旋律】佣园

—战争梗
可能还会有其他西皮出现在里面吧

    【2】
      奈布只记得,自己上了一艘船,由于过于劳累,在船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当他醒来时,已是第二天正午时分,他看着在阳光折射下显得碧蓝的海水,阳光折射下的海洋,显得像一面波动的镜子。这是……康沃尔郡吗?这里可是英国的最西边,想起军营的方位是在英国南部,我这是……坐了多久的船?正当奈布揉着自己的脑袋时,他愣了愣
       “Sunshine is always beautiful The nightclub is over And this is when we meet ,We were meant to be together …… ”
        甜美的歌声在他的耳边回响,这歌声让他感觉到了阳光的美好,以及幸福的滋味。他抬眸看到一双小皮靴在一双皮鞋前,往上看,一个少女两个麻花辫垂在肩上,她穿着淡粉色的裙子,中袖的小花边在她的手臂上显得很搭,在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围裙,口袋里有几朵花。奈布见那个男人把一袋金币交给她,他们说了些什么,男人便下船走了。正当奈布想下船时,少女扯住了他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?为什么在我的船上?”
        虽然少女的语气并不凶狠,但也能听出有一点生气的意思,他挠挠头,不好意思的说:“啊,抱歉,我误上了这艘船,给您带来了困扰,真是抱歉!”少女疑惑的看着他,她些许是不相信奈布说的话,但是少女的善良允许少女相信他。“哦,好吧,你看来是累坏了,你应该好好休息!”少女担心的看着他,特别是看着他脸上的伤痕时,都差点哭出来“走吧,我带你去处理下你身上的伤口。”奈布愣了愣,随即便笑道“嗯,好”少女也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在去医院的路上,奈布知道了这个女孩叫做艾玛·伍兹,当然艾玛也知道他的名字奈布·萨贝达。
        马车停留在门前,艾玛小跳了下车,去敲门“黛尔夫人,黛尔夫人?您在吗?”门开了,几只白色的鸟儿飞了出来,艾玛笑望着在空中飞翔的鸟儿们。看了许久才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,便把奈布拉过来说:“黛尔夫人,您能帮他看看他的伤势吗?”艾米丽笑了笑,抬眸看见带着绿色兜帽的人,点了点头,用她那温柔,细腻的声音道“让他进来吧”“啊,好!”艾玛小心翼翼的搀扶着,奈布无奈的笑笑。
        护理室里只剩下两人,奈布坐在床上一动不动,等待着她的治疗。“先生,可以请您把头抬起来一下吗?我检查检查有什么问题”“啊,好的”他缓缓的把头抬起,刚对上这对湛蓝的眸子,突然想起了什么。而她在看到人的容颜时眉头紧锁着,她感到害怕。
        “莉迪亚·琼斯?”
        “奈布·萨贝达?”
        奈布记得这个大小姐曾经偷偷跑去雇佣兵那里为人治疗,她与那里格格不入,那时候她还未离家出走。
        艾米丽示意他安静,显然她很紧张,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。奈布点头,他不会说出去的,他也没有这么多闲情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身上的伤,可还真是厉害,旧伤新伤算起来,也不少了。”艾米丽为他缠着绷带,不经意说出这句话。“干这个还不受伤?”他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,至少也有五厘米吧?不过经常的事情,没什么好在意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”艾米丽坐在一旁的扶手椅上,他知道,她现在头绪很乱,不想见人。推开门便看见靠在一旁的艾玛,诶,这小家伙睡着了吗?该叫醒她了吧?他那缠满绷带的手轻轻点了点人的肩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”艾玛睁开眼便看见这个几乎全身都是绷带的男人,这些伤口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。“哦对了,你应该还没有住处吧,你今晚就去我家吧,如果爸爸不同意的话,就安排你去旅店啦”她笑了笑,这让奈布想起他刚刚遇见她,她唱的那一首歌。

        “Laugh like the sun ,I will light you, Save you from ”
      

【旋律】佣园

—佣园
—新人设
—战争梗
       【1】
         当夜幕退去时,伦敦的小巷里依旧无比“热闹”普通人谁也不会去看一眼小巷末尾的铁门,并不是因为它肮脏,破旧,只是没有人回去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
        第五个铁门里,酒瓶碰撞和打架等声音交杂着,带着绿色兜帽的男人把脚搭在桌子上,他嘴角微微上扬,享受着这一切。
        “嘿,兄弟,今天怎么见你这么闲?”
         黑色夹克的男人拍了下他的肩,坐在旁边喝了一大口杯子里的啤酒。“艾瑞克,别喝我的酒”他转了转头,示意他不要打扰他休息。可艾瑞克又拿起他的杯子,似乎是没听见他再说什么,继续喝了一口“我说,有大生意你都不要?奈布你是不缺钱还是不想干了?”奈布把脚放下来,靠着椅子看着人“说,什么大生意?”艾瑞克笑道:“哟,清醒了?刚刚有一个类似贵族的人过来招人,似乎是去前线参战。”艾瑞克把一张图纸拿出来,上面写着“急招人去前线参战”顺便指了指最下面那一行字“花重金招收雇佣兵”
       “这么好的事情 别人不参加还轮得到我们?”奈布盯着这张图纸对他说:“而且为什么其他人都没有动静?”奈布环视了四周的雇佣兵,再等着艾瑞克解释。
艾瑞克笑眯眯的举起酒杯:“你是傻子吗,奈布。你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,现在是战争时期啊,雇佣兵大多都被雇去保护别人或者另有用途。”奈布的食指敲打着桌面,他想平静平静,他只是感觉到这件事情并不简单,犹豫了一会便答应了。他蹙眉看着桌子上艾瑞克留下的字条,那上面是集合地点和时间。到底……该不该去呢?

        离奈布答应去参战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两个月,今天,也就是集合的日子。他们前几天授命到一位公爵的庄园去议事,公爵爽快的答应了他们提出的条件,并答应他们集合那一天把他们转车送至前线,而不是和其他雇佣兵一起骑马去。
        这过分和令人眼红的好意使奈布的疑心越来越大,可是无凭无据,也不能证明什么,他只能等待着,等待着他们露出马脚那一天。
       前线位于英国的西南部,战争使原本美丽的村庄变得破旧不堪,只有稍微远离那里一点的村庄还像个样子。奈布看着路上形形色色的人,有无家可归的小孩子,有受伤的人们……奈布看着出了神,导致到了军营也不知道,还是艾瑞克叫醒了他“奈布,你在想什么呢?”“没事……”他放下手中的行李,整理好自己嘱咐艾瑞克好好休息明天不能松懈自己便睡了。谁知道,明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……
        早晨,正当奈布想洗漱时,却被艾瑞克拉住,艾瑞克悄声对他说:“别出去”奈布放下东西,重新回到   床上,假装睡着,正当他听着外面的动静时,帐篷的布被掀开,穿着整齐的军装,带着美国专有徽章的军帽。奈布的眼睛微微睁开,看见了这些人提着枪,对准他的脑袋时,他感觉人压着他,紧接着听见一声枪响。鲜血染红了被单,他身上的人眼神呆滞,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 艾瑞克?艾瑞克!醒醒! 醒醒!
         人艰难的睁开眼睛“走……别管我……”眼前的人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对他说的话,也是艾瑞克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因为军营里其他的人听见枪声全部赶了过来,而那些美国人不敢轻举妄动,偷偷从后面逃走了。帐篷里只有艾瑞克的尸体和他们的行李,众人都怀疑是奈布杀了艾瑞克逃跑了,就把这件事情告诉公爵,导致现在奈布被全国通缉。

aaaaaaa强行bb了他们遇见的原因,二就是他们遇见啦,兄弟情好难写……(瘫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摸鱼(瘫)
红蝶小姐姐真好,又可爱又好看我吹爆她!可惜我把她画残了……(面壁思过)
顺便表白一下彧白dalao@彧白今天学习了吗?